当兵男友一见我就不停的要我 在车上被弄到高c

2021-11-18 06:30 · 新商盟烟草

第二天一早,天还没亮透,老杨就起床带着林淼踏上了回家的火车。

人都是有思乡之情的,特别是林淼这种被迫离开父母身边的小姑娘更是如此,一开始知道老杨要送她走还苦着张脸,后面却跟他说起了家乡的事情。

说来也巧,老杨听她说话,想起小时候家里人曾跟他说过,他们一族以前在那里定居过,不过后来离开了,原因他好像知道,但怎么都想不起来。

努力在脑海中翻找半天无果,他干脆就不再想了,恰好火车也到镇上了。

因为林淼老家的小山村距离县城最远,每周只有两班大巴,最近一班也得下周,老杨只得叫了辆出租车。

到村口时夕阳挂在天边,两人付钱下了车,脚步飞快的往里走。

刚进村子,老杨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,这种偏远落后的村民一向是晨炊星饭,此时正是做晚饭的时间,但家家户户不但门窗紧闭,烟囱里也不见炊烟升起,多半是出事了。

他往村子四周看了看,就瞧见卫生所的院子里站着不少人,老杨脸色一沉,能够惊动这么多人,肯定是村里有人出事了,而且还很严重。

我们过去看看,你家人应该也在那边。

林淼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,心中一慌,几乎是拖着他跑了过去。

老林,你闺女回来了。

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喊了声,林淼的父亲扭头看了过来,瞧见两人的瞬间,老实的农村汉子红了眼眶,箭步跑来满脸欣喜的把她抱了满怀。

感受到父亲身上的温暖,林淼所有的委屈像有了发泄口,全成了眼泪往下掉,阿爸,我好想你跟阿妈。

林爸全身一僵,喜色荡然无存,连跟离家多日的女儿一同回来的异乡人都没询问,就领着她往里走:你阿妈她生病了,你进去看看她吧。

村民自动给两人让出一条路,落在他们身上的目光带着怜悯。

老杨眉头一皱,猜测林淼阿妈的病多半很严重,他紧跟进去,果然在屋子里的床上躺着个脸色蜡黄、骨瘦如柴的女人。

她的情况很不好,呻吟声断断续续,下身的那滩带着些红黑的黄水散发出阵阵恶臭,林淼扑过去晃动她的身体时,她也没多大反应,只是转了转眼睛。

村医拿着药出来看到屋子里多了好几人,立马就冷下脸赶人:出去,谁让你们进来的,这很有可能是传染病!

会传染这可不得了,为了全村的安全得把人抬出去烧了。一个二十多岁,贼眉鼠眼的年轻人振声高喝着。

混蛋,你说什么,我老婆还没死呢!林爸噌的上前,揪住他的衣领,赤红着眼睛看着他。

传染病在山区一直是人们避讳不已的疾病,就算只是有可能,也足够令他们闻之色变。

村民们讨论了阵,将村长推出来劝说:金安啊,叔知道你跟叶霞感情好,可我们不能拿全村人的命开玩笑,再说了这样做叶霞也能减少些痛苦,你说是吧?

少女特有的香味钻进老杨的鼻子里,让他血脉喷张,强压下欲望忍着某处的疼痛,拿了件更保守的衣服让林淼去换。

林淼低着头不住掉泪,肩膀微微抖动着:伯伯,你不喜欢我这样穿吗?

老杨一看自己语气太重把人吓哭了,摸了摸林淼的头道:小淼很漂亮,但你这样穿会再遇见上次那样的坏人的,你是女孩子要学会保护自己。

林淼很怕把她骗到城里的人,点了点头,掀开帘子钻了进去,老杨挑的衣服很宽大,很大程度的遮住了她姣好的身材。

他擦掉额头的冷汗,付了钱牵着林淼往外走,竟碰上了几位熟人,正是之前追赶林淼的几个年轻人。

看到他们林淼尖叫了声,死死抱着老杨,身体止不住的颤抖:伯伯,我怕。

男人注意到了他们,扯住林淼的头发就往外拽,嘴里还骂骂咧咧的:小贱人,居然敢跑,看我不打死你。

说完,毫不怜惜的在她身上踹了几脚,老杨看得真切,那力度可是十足的,就是他年轻时也不能全忍下那般剧烈的疼痛,可林淼却捂住嘴巴不敢发出点声音,分明害怕一哭,对方下手更狠。

老杨看到她身上大大小小的淤青时就猜到她被毒打过,可他真没想到会这样狠,他是个怜香惜玉的人,他觉得自己必须送林淼回家,绝对不能够让她被这些人带走。

他大步上前,拳头砸在男人嘴角上,疼得他哎呦得惨叫着,趁机把林淼护在了身后:我不准你们伤害小淼。

死老头,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,得罪了我们,你别想有好果子吃。男人往地上啐了口血水,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接着冲手下招了招,三人一起玩往老杨冲了过来。

老杨身体比常人硬朗许多,加上年轻时在部队待过些时间也学了点东西,一扫一踢一过肩摔就把他们给撂倒了。

男人疼得脸都扭曲了,还不忘威胁:你们给我等着,我决不会放过你们的?

林淼惊得后退几步,脸色煞白如纸,似乎很害怕的样子,老杨见她不对劲,赶忙带她离开。

回到诊所,刚松开她的手,林淼就爬到墙角坐着,双手抱着膝盖不停哆嗦,大大的眼睛惶恐不安的扫视着四周。

老杨知道她是被吓到了,最好的办法就是转移她的注意力,正好他会点逗女孩子开心的小把戏,于是他拿张纸捏成团包在手里,递到她的面前道:小淼快吹口气。

林淼不解的看了眼他,还是鼓着腮帮子呼出口热气,老杨顺势打开手把偷藏进去的纸玫瑰递给她。

伯伯,我喜欢你。

她捧着花崇拜的看着老杨,一倾身在他的脸上亲了口,小脸瞬间变成红透的苹果,飞快的跑回了内屋。

好半晌,老杨才回过神来,他用手摸摸面颊,回忆起林淼软软的嘴唇,说不激动是假的,只是他实在无法迈过良心那道坎。

冷静下来后,想了半天,老杨觉得明天就送林淼回去,免得夜长梦多,一是担心那些人再找来,二就是怕他突破最后道防线。

本文《天才邪医》全文在线阅读

相关文章:

兽人巨大带着倒钩刺好痛-乱肉怀孕系列小说

饭桌上玩出暧昧*沉腰缓缓进入整根

为什么女生都喜欢渣男,巨蟹男到底有多渣?

把她下面放个震动逛街 受喜欢含着睡觉的文

黄鹤楼香烟打码115041370是什么意思

文章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