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息肉欲秀婷:你就可尽的弄我们娘俩

2021-10-16 22:48 · 新商盟烟草

颜慕柠第一次认真的思考,这位在背后帮他们的神秘人,究竟是什么身份,有什么目的。竟然能为他们做到这一步。  她这么多年没被找到不是因为幸运,而是因为顾亦枫视作死亡,否则绝不可能让她多活一天。  问题还没想到答案,咔哒,病房门从里打开,颜慕柠与周密林悄然交换了一个眼色。顾亦枫出了门,径直往她哥哥的病房走去。颜慕柠心里一喜,紧跟其后。  来到病房之后,颜慕柠拉着哥哥的手,“哥,你一定要没事,他要我的命,我的血,我都给。”  见过哥哥之后,她终于放心了。坐上了车,顾亦枫开了口,“我需要优质的血液,给你三个月养身体,这期间,食宿供应随你心意。”他顿了顿,冷漠道:“但是你哥的医疗费用,我不承担。”  “我知道,我会自己赚钱的。”“呵,酒吧?”他不屑的扫视她,像是在看一件廉价的商品,让人心寒,颜慕柠屈辱的点了头。

  “如果你哥知道,你在那边卖……”  顾亦枫的话还没说完,颜慕柠就打断了他,“好在等我哥苏醒的时候,我应该已经没命了,他不会知道。”两人没再说话,并排坐着,近在咫尺,又远似天涯。回到古宅,颜慕柠独自站在硕大

的别墅里,抬头看了眼高大的穹顶,更觉得自己渺小。五年了,终究还是逃不掉。第二天颜慕柠回到了酒吧。五光十色,歌舞缭乱,和脸色苍白的她仿佛是在两个世界里,她仓皇的走到丽姐的办公室。丽姐欣赏的看着她,“你回来了,比我想象的快。”  “丽姐,我很需要这份工作,求你让我继续在这里做事吧。”颜慕柠小声乞求着。这时,顾亦枫来了。两人的谈话被打断。  “我已经将这间酒吧买下来了,现在我是你的老板。”他自顾落座,长腿交叠。  丽姐有些抱歉地看了眼颜慕柠,又恭敬对顾亦枫说道:“小柠在我这里做了几年,为人听话老实。”“好啊。”顾亦枫在颜慕柠惊喜的目光下,冷淡的说:“这里还少个头牌,她不是缺钱么,这来钱速度最快。”颜慕柠没有退路了,出了这个门,谁都不敢得罪顾家,到时候她连哥哥的医药费都没有。“好,我卖酒,还卖我自己。”  “从今晚开始。”  “好。”  顾亦枫紧紧盯着她,“颜慕柠,现在的你,能卖就不错了,要是做不好,立马就滚。”  顾亦枫起身,踱步走到她面前,甚至故意撩拨她一般,修长的手指往她脸颊上触碰过来。  就在肌肤快要相触那一秒,颜慕柠往后闪了一下,“我身份卑贱,怕脏了您的手。”  顾亦枫的手,硬生生悬在了空中。“顾少,如果没有别的事,我就先去准备了。”顾亦枫垂下手,在袖子中紧紧捏成了拳头,冷声道;“今晚666包厢,记得早点来。”说完,他就走了。丽姐看人走远了,语重心长的说:“小柠,一旦踏入这个行业,你就回不了头,你是颜小姐……”  颜慕柠打断她,“丽姐,我是小柠。”  她若无其事地笑了笑,“没关系的,我没关系的。”  爱了十年的男人,亲自将她送往地狱,她,早晚会死。  黑色豪车里,男人一直紧紧盯着酒吧的门。  “顾少,颜小姐已经答应您要求的一切,您不该这么对她的。”  “周密林,路是她自己选择的,能有多委屈?”顾亦枫言语间全是轻蔑和不屑,只有他心里清楚,还有愤怒。  “如果她的血救不了苏小姐呢?”  “一刻不留,包括她哥。”  顾亦枫态度如此坚决,周密林也不敢再说什么,反倒是顾亦枫又开了口,“你不想帮她?”  “想。”周密林从不隐瞒自己的心意,这也是他如此袒护颜慕柠,却依然能留在顾亦枫身边的原因。  如果他出手帮忙,顾亦枫绝对会更残忍地对付颜慕柠。  顿了顿,周密林回头,看向后座的顾亦枫,“您有没有想过,或许颜小姐她没有说谎,这件事其实是另有隐情?”  顾亦枫的眼神变得狠戾,“进仓库时,我亲眼见她手里握着刀子,之前为了得到我,她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使过,颜慕柠,就是凶手。”  “可……”  “周密林,你越界了。”  他聪明地收住了话头,等气氛缓和了,才再次开口,“顾少,医生说,只要给颜洛海换肝,修养一段时间,完全有苏醒的可能性。”“她哥,只能是植物人。”“他是筹码,我要颜家再无翻身之日。”……晚上七点。颜慕柠化好妆,穿着丽姐准备的衣服,走到了大厅。  队长玛丽很是不满,“现在是卖酒,不是让你扫地,靠的就是脸,你这样低着头,别人怎么看你?”  颜慕柠紧张道:“我第一次。”  “第一次又怎么样?别矫情了,如果没有卖到规定的数字,你自己贴钱!”  “白长了一张好看的脸蛋。”玛丽翻了个白眼,扭动着腰肢,往包厢方向走去。  颜慕柠扯了扯短裙,自嘲的想,尊严早已被别人踩在脚下无数回了,还在乎多这一回吗?  说服自己后,她跟着一堆衣着性感的美女,到了666包厢。  “顾少,感谢光顾,今晚我会好好陪您的。”  玛丽一屁股坐在顾亦枫的身边,挽住了他的手臂。  顾亦枫指着颜慕柠,侧头对着旁边的人道:“周总,你上次不是对这个保洁很有兴趣么?”  周总一听哈哈大笑,直接走到颜慕柠的身边,拉住了她的手腕,她本能的一甩,往后退了一步。  “你特么还矫情,今天不卖了?”周围响起笑声。颜慕柠需要钱,救命钱,再不愿意也得先低头,“您先喝酒,其他的都我们再谈。”  周总猥琐地笑起来,抓住她的手,放在自己手心里搓着,“只要你乖乖的听话,今晚你所有的啤酒,我都买。”  颜慕柠忍着恶心,落在了顾亦枫眼里,他的眼神,沉得可怕。  有几个人跟着起哄,周总搂住颜慕柠的腰,她身体一紧,连忙说:“您先点几瓶酒吧。”  “陪我,好处少不了你的。”  周总瞬间冷了脸,一把扯住她的头发。  她头皮被扯得很痛,但还是下意识去看顾亦枫,他捏着酒杯,冷淡的欣赏这出闹剧。颜慕柠的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掐了一把,一时不备,被推到了一侧的沙发上。 当着众人的面,周总卷了一叠钱,拉开颜慕柠的领口塞了进去,“伺候好我,今天的酒我全包了。”  玛丽都看呆了,她做这行这么多年,从来没见过这么侮辱人的方式。  但颜慕柠什么话都没说,抽出咯人的钱,拿过一瓶酒,推开周总说:“那我敬您。”顾亦枫眉头紧锁,颜慕柠酒精过敏。喝完一瓶,颜慕柠脖子开始痒了起来,但她停都没停,继续喝第二瓶。在场的没有一位不是出了名的爱玩,有人架起了酒杯,面前放着转轮,一半是喝酒,一半是脱衣服。还有人豪气的抽出十万,轻蔑的问:“谁来玩?”一旁的玛丽都坐不住了,抖动着胸口说道,“人家一晚上都在说话,口渴了,不如我来吧......&rdq

uo;周总却将颜慕柠推了过去,“去玩两把。”颜慕柠硬着头皮转了一轮,是脱衣服,可是她一共就穿了三件。小坎肩,裙子,内衬。周围的人在拼命起哄,她昏头转向的站在那里,却周总一把拽掉了小坎肩……肩膀凉飕飕的,她打了个颤。顾亦枫的目光更冷。好在,再转的时候是喝一瓶酒,喝完这瓶酒,又是两万入账,哥哥两周的治疗费有了。颜慕柠笑了。顾亦枫站了起来,他为难她,要让她知难而退,她却沉浸其中,竟然还敢笑出来!?颜慕柠又玩了一把,结果转到了脱衣服。“脱!”“快啊!”起哄声连成一片,颜慕柠在众人的中心,想逃也没机会,但是脱了里面只剩内衬……她不动手,会有人替她动手。颜慕柠深吸一口气,缓慢的拉开腰侧的拉链。露出了一截细腰。顾亦枫深吸一口气,突然脱了外套,将人拉到怀里,用外套罩住,并警告的看了眼众人。  玛丽直接站了起来,嫉妒地看着颜慕柠,这个臭女人,刚开始还假装一副涉世未深的样子,结果,这一晚上挣了两个人的钱,还哄到了顾少!而她呢,却只能干看着!  “顾少,钱不能只让她一个赚啊……”  “滚出去!”顾亦枫一开口,玛丽立马歇菜了。一时间,大家都不敢再戏弄颜慕柠。颜慕柠被按在顾亦枫的怀里,再怎么冷静再怎么克制,耳畔还是红了一大片。这样的温情,她曾经或许得到过,但现在,她承受不起。想到这里,颜慕柠推开人,“顾少,请自重。”包厢内,死一般的安静。

  从没人敢在顾亦枫面前如此大胆。顾亦枫的眼神很复杂。颜慕柠顾不上这些,如果过敏,接下来会有几天她挣不了钱,这次得多挣一些医药费。她费力顺了顺气,颤抖着拿起酒。很快,她的脖子手臂上都鼓起了过敏的小包,呼吸急促,眼神迷离,在座的都觉得她下一刻就会过敏致死。“够了。”她是真不在乎死活,顾亦枫拉住颜慕柠的手,大掌微微用力。一时间,众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。顾少这是心疼这个卑贱的女人呢?

相关文章:

七个男人在她身上驰骋:儿子的几把好大

宝贝我们去卫生间做吧小说:被弄肿了腿合不拢

经典强奷系列小说:宝贝这么湿想要吗

两个黑人挺进校花体内:公车上强行被灌满浓精

把腿张开惩罚调教玩弄:我离婚后经常和父亲做

文章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