乖乖塞着棒今天不许拿出来:教官慢点不要了太大了

2021-08-27 21:07 · 新商盟烟草

叶蔓微微颤抖着,闭上眼睛,长长的睫毛颤抖着,呼吸都有些困难……

她能够感觉到他从身后拥抱着她,她突然睁开眼睛,猛地从他的怀里挣脱了出来。

一连退了好几步……

“薄亦琛,不要,不要,我不要给你生孩子!我做不到!”

容忍终究是有个限度的,面对着这个薄情寡性,弄得她倾家荡产的男人,她没有办法迎合他。

他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,眸光透着深深的冷怒之色。

“是吗?当初哭着喊着要嫁给我的人,不是你吗?”

“那是因为我瞎了眼,才嫁给你这样的禽兽!薄亦琛,我恨你,我讨厌你,我恨不得你全家人都去死!我不会给你生孩子的,我就算是死也不会给你这个王八蛋生孩子!”

她拿起一块枕头就朝着他砸了过去。

然后转身就往外跑……

他被她激怒了!

“叶蔓!你给我闭嘴!”

他的大手死死地按着她的后背,她感觉自己的脊梁都快要被他给按断了。

她整张脸都陷入了柔软的床垫之中。

撕裂的疼痛袭来,她双腿微微颤抖着。

“薄亦琛,你这个混蛋,我恨你,我恨你……”

她哭喊着,咒骂着他。嗓子都哭哑了,都没有换来一丝他的温柔相待。

她曾经千万地幻想着与他的初次,没有一次是如此的惨烈。

事后,她无力地躺在床上……他转身离去,修长的背影冷漠至极。

床单上,初次的血迹就像梅花一样开满了床单。

红艳艳的,很是刺眼。

“小姐……”

阿月进来整理房间,看着蜷缩成一团的叶蔓,就像一只受伤的小猫儿,苍白的小脸上没有一丝血色。

她心疼地叹了一口气,这薄先生的心是多狠啊!

一个粉琢玉雕的小姑娘就被折腾成这样了……唉!

“阿月!”

叶蔓扑倒在她的怀里,咬着牙齿,浑身颤抖着,硬生生地一滴眼泪也没有流出来。

阿月只有深深的叹息,一句安慰的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“小姐,我知道你苦!唉,再熬熬等你爸爸回来就好了!”

这一声安慰却是更戳人心!

依照薄亦琛这狠辣的性子,又如何会放过爸爸?

“好了,小姐,别哭了,你得收拾一下,我们要搬去另一个地方!”

“为什么要搬?”叶蔓疑惑道。

“这里是主卧室……薄先生的意思是让您住在后庭院去!”

叶蔓闻言,不禁冷笑了起来。

手指紧紧地抓着被单……这豪华的主卧室,一定是留给未来的女主人睡的,只有叶婉婷才有这样的资格吧!

而她,只是他代孕

的工具,只配住在后庭院的佣人房里!

呵……薄亦琛,你真够狠的!

书房的落地窗前,薄亦琛临窗而立,看着叶蔓单薄的身影一步步走向后庭院。

从他看见她的第一眼,就明显地感觉得到她清瘦了很多。

刚才握在手里,小腰几乎可以被他折断。

微风吹来,她的长发在空中飞扬,轻飘飘的,整个人仿佛可以被随风吹走一样。

他的眸光莫名地有些阴暗,指尖的烟在燃烧着,一缕淡淡的烟雾笼罩在他绝美的容颜上,水晶般的长眸却冰冷如斯。

“少爷,我们至今也没有查到叶锦天的下落!”梁野担忧地提醒道。

他冷笑了一声,“天虹集团落入我手中,他可以无动于衷,但是他的子女,他总会顾及的。相信我,他很快就会出现了。”

梁野恭敬地点头,他家的少爷想要办成的事情,至今从来从来都没有失手过。

后庭院的拱形门廊上清晰可见几个古雅的刻字“蔓园”。

一切只因为她后背的蝴蝶骨上方,有一朵淡粉色曼陀罗花的胎记,所以她的名字取了谐音。

这座蔓园是爸爸叶锦天送给她十八岁的生日礼物,而那一年,她正好遇见了薄亦琛。

深秋,一场冷雨过后,庭院之中满地黄叶,一片萧瑟。

唯独那一墙曼陀罗花迎寒而立,开得如火如涂……

薄亦琛推倒了叶家的老宅重建毫宅别墅。

却唯独留下了这萧瑟的蔓园,大约也是专门留来羞辱她的。

让她永远记住,她在十八岁那年做了多么愚蠢的选择。

她咬住下唇,在寒风中微微颤抖。

对不起,爸爸!是我害了你!

冰冷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,如果不是她当初跟牛粪糊了心似的非要跟薄亦琛在一起。

叶家还在,爸爸妈妈还在,亲人们也都还在。

她也不会这么下贱地任由薄亦琛贱踏。

她长跪在冰冷的雨水中,心里疼得几乎要昏厥过去。

“小姐,地上冷快起来吧

!”

阿月眼神畏惧地朝着薄亦琛别墅那边看了几眼,这便赶紧扯着叶蔓起来。

卧室里开了暖气,阿月拿了一条毛巾给叶蔓擦头发。

“小姐,您身体差了很多,受不得风寒了。赶紧换了衣服躺一会吧,这样比较容易受孕!”

叶蔓扯掉浴巾,拉住了阿月的手,“阿月,你在我叶家多少年了?我待你怎么样?”

阿月一脸的感激,“阿月从小是个孤儿,六岁被叶先生收养,如今算起来也

有十几年了。小姐对我如同亲姐妹……”

叶蔓用力地点头,两个人虽然是主佣,却是也感情深厚。

“阿月,我要是给他薄亦琛生孩子,我这辈子就完了!我不会给他生孩子,我死也不会的……你去帮我买一盒避孕药回来好不好

?”

“这……薄先生要是知道,一定会杀了我的!”

阿月声音都在颤抖,一个男人对自己的发妻都这么残忍,更别说其他人了。

“好吧,也难为你了,我自己去吧!”

阿月伸手拉住了她的衣袖,“薄先生……在盯着你!我去吧!唉……说真心话,小姐你也太可怜了!薄先生真的太冷情了,叶家的财产他要去也就算了,为什么还不肯放过你啊!你又没有做错什么!”

“呵……可能因为我把叶婉婷推下了台阶,他不爽了吧!”叶蔓笑得惨兮兮的。

>>>>本文全文在线阅读<<<<

相关文章:

七个男人在她身上驰骋:儿子的几把好大

宝贝我们去卫生间做吧小说:被弄肿了腿合不拢

经典强奷系列小说:宝贝这么湿想要吗

两个黑人挺进校花体内:公车上强行被灌满浓精

把腿张开惩罚调教玩弄:我离婚后经常和父亲做

文章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