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公gong在厨房:换个姿势爱

2021-08-14 07:27 · 新商盟烟草

那天晚上,苏宇诺买通看守自己的保镖偷偷去找南烟了。

苏宇诺把南烟约到天台,给南烟讲了很多小时候的事。

很多事,南烟竟然都不记得。

苏宇诺说:“你当然不会记得了,因为那个时候你的眼里只有霍北冥,而我的眼里只有你。”

南烟笑了,笑容很苦。

那些无忧无虑,天真无暇的岁月永远都回不去了。

“小鼻涕虫,你长大了真好,可是姐姐不是以前的姐姐了。”

苏宇诺不以为然,丢掉拐杖平躺在了天台上。

“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小就被送出国吗?”

南烟看着天空稀稀拉拉的几个星星,没有说话。

“就是因为我天天跟霍北冥打架,才把我送走的。他们说,你未来注定是霍家的儿媳妇。”

苏宇诺说这话的时候,语气突然变得沉重。

我以为,你能嫁给自己深爱的人。

我以为,你一定会幸福。

因为你是小鼻涕虫眼里最好的女孩,你配拥有世界上最好的一切。

南烟的心在抖,手也在抖。

她配吗?

霍北冥说她不配,她永远只配活在地狱。

苏宇诺突然伸手抓着了南烟的手,隔着手套都能感觉到她在颤抖。

“南烟,以前天天围着你转的小鼻涕虫长大了,我可以保护你,可以......”

他突然摸到了手套里的手有异样,他一脸震惊的看向南烟。

南烟像触电似的把手从他手里抽了回来,右手握着左手仔细的藏了起来。

夜色朦胧,可是足以让苏宇诺看清楚南烟眼中闪动的晶莹。

“怎么回事?南烟,你的手?”苏宇诺的声音在颤抖,他急切的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,可是又害怕揭开她的伤疤。

“他说,南烟这辈子你永远都不可能戴上结婚戒指了,你生是霍靖西的人,死是霍靖西的鬼。小鼻涕虫,我不再是以前的烟烟姐姐了,我在地狱,你不该走过来。”

她回头看着他笑,朦胧月色下笑容清冷如冰。

她左手的无名指上,纹着一串常青藤,上边还有一朵约定来生的彼岸花。

那是霍北冥在她18岁生日的时候,帮她纹上去的。

那时他说,戴上了我送的戒指,以后就是我的人。

后来,他说她不配。

手指被斩断的时候,种她的心里的常青藤也被连根拔起。

扯着筋,连着根儿,那种痛,无人能懂。

苏宇诺双手紧握成拳,心口被什么东西捶成了烂泥。

“谁干的?霍北冥是吗?他凭什么?”

苏宇诺喊撕心裂肺,伸手紧紧的把南烟抱在了怀里。

“我不管地狱还是天堂,我都要和你在一起。”

苏宇诺倔强坚持,南烟推了好久都没能把他推开。

“小鼻涕虫,姐姐谢谢你,可是姐姐不值得。”

“我不管,我什么都不管。”

......

“小凡,你是不是很喜欢冬儿?”

“是呀,妈妈冬儿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不想看见冬儿受苦。”

“妈妈知道我们小凡最善良,不如我们让爸爸把冬儿接到我们家来和你一起住好不好?”

“可是冬儿妈妈怎么办?”

“你不是说南阿姨她不配当冬儿的妈妈吗?”

“对,她是个坏女

人。”

病房里,黄芷晴搂着霍忆凡给他讲了很久的童话故事。

以前从未如此,小凡很开心,钻到妈妈的怀里很晚都不肯闭眼睛。

她以为那是妈妈的爱,可是他却不知道他只是妈妈利用的工具。

把南烟身边最重要的东西抢走,让霍北冥亲自去抢......

她要让南烟恨霍北冥一辈子。

霍北冥一个人在曾经关着南烟的那间别墅,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忙活了一晚上。

最后,看着自己做出来的蛋糕,会心的勾了勾唇。

可是半秒后,他大手一挥,将台面上耗时几个小时,失败无数次才做成的蛋糕砸在了地上。

他这是在干什么?做蛋糕?

给她做蛋糕,凭什么?

她配吗?

一个不知廉耻的贱人,一个害死亲夫的凶手,她配吗?

她不配!

霍北冥发疯似的把厨房

砸了个稀巴烂,却依旧难以平息心中熊熊燃烧着的火。

手机再次响起,还是老爷子打来的。

手机接通,老爷子就骂上了。

“三十几岁的人了,也不结婚,人家芷晴连孩子都给你生了,这么些年一直陪着你,等着你,你还想怎么样?你是不是心里还惦记着南家那个丫头,你忘了你哥是怎么死的吗?割腕子呀,你爷爷我现在都还记得他的血流的满屋子都是的样子。

我告诉你,你趁早给我断了这个念头,只要我活着的一天,你连想都不准想。你和芷晴必须结婚,不准在拖了。”

霍北冥没有说话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可是五年前霍靖西死时的场景在脑子里挥之不去,心里的豁口越来越大,越来越大,有什么东西穿心而过,他像个战死沙场的将军,双手攥着胸口跪在了地上徐徐蜷缩,浑身的意识溃不成军。

......

清晨早起,给冬儿买早餐的时候经过了一家蛋糕店,南烟站在橱窗外面驻足看了很久。

有的事情,你很想忘记,可是到了那一天你又总会想起。

“小姐,您要订蛋糕吗?”

里面的店员出来问她,南烟像个受惊的兔子低着头匆忙离去。

刚回来,远远的就看见南家人等在病房外。

是南邵平和刘玉林,她的亲生父亲和母亲。

她人生中许多年的生日,都是他们替她过的。

她麻木的心中升起一丝欢喜雀跃,原来他们还记得,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。

她以为他们不要她了,原来还记着今天。

然而,对上他们的眼神时,南烟心中的那丝雀跃骤然冰冷。

他们看她的眼神,没有关心,没有感情,没有欣喜,全是厌恶。

南烟握紧了手里的早餐,上前两步。

艰难的开口喊一声:“爸,妈。”

啪-

南邵平粗粝的巴掌一阵风一样狠狠刮了过来。

南烟眼前一黑,全是星星。

“不要脸的下贱东西,你怎么还不死?怎么还有脸呆在这里?你给我滚,滚出京海,不要让我再看到你。”

南邵平歇斯底里的嘶喊着,看着南烟的眼神早已将她挫骨扬灰几百遍。

南烟睁眼,倔强的对视着那双浑黄犀利狠毒的老眸。

嘴角有血流出来,她没有空余的伸手去擦。

想说什么,但最终只是冷冷的勾了勾唇。

擦着刘玉林的肩膀过去,刘玉林身体微颤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臂。

“烟烟,当妈妈求你,你走吧,京海容不下你,只要有你在,那些人就不会让南家好过,爸爸妈妈都老了,争不动,也抢不动了,你就当可怜可怜我们,走吧。”

南烟心痛,像是被什么东西重击,她险些跌倒。

这是亲人,至亲的人,至亲的人要把她赶走,至亲的人恨不得她在这是世界上消失。

京海这么大,真的就没有她容身的地方了吗?

她咬唇吞下所有咸苦的血,转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南邵平。

“要我走可以,南家的财产里爷爷留给我的那部分给我,我就走。”

“你做梦,我今天来不是跟你讲条件的,我是来通知你的,你走也得走,不走也得走。否则的话,被怪我不念父女之情。”

南邵平指着南烟的鼻子气急败坏的骂着,南烟不屑笑笑。

“父女之情?您念过吗?五年前,您问过我了吗?我有没有被冤枉您查过了吗?五年前,您已经把我从南家除名了,五年后我是死是活,是去是留,和你没关系。”

她语气决绝,转头从容离开。

身后传来南邵平的责骂声,刘玉林的哭泣声。

“看看,看看,都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。”

南烟攥紧了手心,咬着后槽牙告诉自己。

南烟,别回头,往前走。

别再奢望了,你已经没有家了。

......

南烟用钥匙打开冬儿的病房门,冬儿没有睡在床上,而是躲进了衣柜里。

南烟一靠近,冬儿就惨叫,大声的惨叫,仿佛有恶魔怪兽要吃掉她。

南烟无奈,只能把早餐摆在桌子上,然后悄悄躲在了冬儿看不见的角落。

冬儿很久没听到动静才出来,却并没有吃东西,而是抱着泰迪熊发呆,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。

南烟蹲在角落里,像个被遗弃的孩子,什么也不说,就蹲在那儿,眼神空洞没有焦距的盯着前方。

很久后,冬儿发现了南烟。

开始慢慢的向南烟靠近,慢慢的走到她身边轻轻的靠着南烟的手臂坐了下来。

怀里还是紧紧抱着那个一米三的泰迪熊。

南烟看着那个熟悉的泰迪熊没有说话,往日青葱岁月的记忆在眼前浮现,他送她这个礼物是说的话犹然在耳。

他说,我亲自给你选的礼物,我亲自绣上的字,也是我一直陪着你。

她笑了,笑容脆弱有艰难。

五年,五年的地狱生活也在脑中反复纠缠。

她忽然觉得好冷,好冷,伸手把冬儿搂进怀里。

母女二人加上泰迪熊相互依偎,画面难得的宁静。

忽然病房的门打开,苏宇诺推着轮椅进来,手里捧着一个漂亮的蛋糕。

粉红色的蛋糕,上面还立着一个美丽的公主。

公主长得和从前的南烟一模一样......

7月7日,是她的生日。

她以为没人记得,可是他却记得。

小鼻涕虫,你怎么还像小时候,什么都可以忘却从来没有忘记要送烟烟生日礼物。

“祝你生日快乐,祝你生日快乐。”

苏宇诺唱着欢乐的生日歌进来,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,就像早晨的旭日阳光,温暖的让人心动。

冬儿看到蛋糕眼睛都亮了,尤其看到上面的按个漂亮的公主人偶心中更是激动。

攥着小拳头,小心翼翼的看了南烟一眼。

南烟问他:“你喜欢吗?”

冬儿点头,南烟把那个小人偶取下来递到她手里。

她兴奋不已说了一声:“这是妈妈,妈妈在笑”

南烟抿唇笑了,和人偶露出了同样灿烂的笑容。

温柔的抚摸冬儿的头,亲吻她的脸颊。

冬儿也亲了南烟的脸庞稚嫩的声音轻轻的说:“我想看见妈妈笑。”

南烟强忍着夺眶而出的眼泪,用力的笑着。

苏宇诺感动的眼眶泛红,喊了一声。

“寿星快来吹蜡烛,许愿。”

苏宇诺催促着,南烟牵着冬儿一起许愿。

母女两蹲在蛋糕前烛光里,双目紧闭,虔诚许愿的样子特别的美好。

苏宇诺拿起手机拍下了这样让人心动感慨的一幕并发朋友圈写到:“你找到属于你的美好了吗?反正我是找到了,这辈子就在眼前。”

南烟许愿结束,苏宇诺赶紧收起手机。

而他不知道此时他的朋友圈已经

炸了......

秦奋看到后,第一时间给霍北冥打电话。

“老霍,今天是烟烟生日,你,你是不是要......”

秦奋没有说完,霍北冥就决绝的挂断了电话,提着蛋糕进了电梯。

许完愿后苏宇诺神秘兮兮的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木盒子,故作潇洒的说道:“来,这是给你的礼物。”

“什么东西?”

南烟不解,不肯接盒子。

太贵重的礼物,她受不起。

“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吗?快点儿打开,被让冬儿等着急了。”

苏宇诺朝冬儿递了一个十分友善滑稽的眼神,冬儿下意识的跟着点头。

南烟只能勉为其难接过盒子,放在桌子上慢慢打开。

竟然是蝴蝶的标本,一共十三个玻璃瓶,每个水晶玻璃瓶里都放着不同品种的蝴蝶标本。

美丽,绚烂,更加惊心动魄。

“你说过你最喜欢蝴蝶的,我答应过你以后每年都送你一只蝴蝶做生日礼物的,都在这了,一年一只,我够意思吧。”

苏宇诺自豪随性的说着,骄傲的笑着,就好像做了一件多了不起的事。

冬儿看到这些美丽的蝴蝶标本兴奋极了,每一个瓶子都拿起来看很久,舍不得放下。

南烟的眼睛突然好涩,干涩的有点刺痛。

她从没想过,自己儿时的一句戏言竟然有人会一直记着。

“小鼻涕虫,你都是这么追女孩子的吗?姐姐可不吃你这套。”

她笑着,故作不屑的白了他一眼。

苏宇诺着急的举手发誓:“我没有,我对天发誓,配让我追的女人只有姐姐你,那些人哪里能跟姐姐比。”

他耍无赖的笑着,伸手挑了一点儿奶油悄悄摸到了南烟的脸上。

南烟猝不及防,大叫躲避。

冬儿紧跟着学苏宇诺的样子,用奶油把苏宇诺的脸画成了大花猫。

病房门外,霍北冥提着蛋糕定定的站在那儿,听着里面传来的欢笑声,像针扎进耳膜。

他看了看手里的蛋糕,她最喜欢吃的黑森林巧克力,他做的不好,找最好的蛋糕师特意定制的。

可是,现在它看起来就是个笑话。

霍北冥眼底闪过一抹阴鸷,转头把蛋糕丢进了垃圾桶。

真可笑,为了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,做这些?

霍北冥,你真是越来越贱了。

砰的一声,病房门被重重的推开。

相关文章:

三个男人让我爽了一夜:父亲给我开处痛得我要命

纯肉汁四溅的文:儿子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吧

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,校花系列h全文阅读目录

公息肉欲秀婷:你就可尽的弄我们娘俩

禁伦短文合集,姐妹们你们高潮过几次

文章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