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师你夹得好紧好爽:他一下一下的顶了进去

2021-08-14 07:54 · 新商盟烟草

一时间,宴厅里议论纷纷。

讨论的都是两个月前那场婚礼闹剧。我成了他们口中利用孩子上位的小三,抢走姐夫不够,还在这针对迫害自己的姐姐。

我受不了这委屈,直接拿出手机,“保安部?马上给我调监控。我要一分钟前,宴厅里的所有角落的摄像视频。”

周霖瞥了眼角落里的摄像头,明明都慌了,却还色厉内荏地说,“哟,了不起啊。一个趣萤的小员工都敢拿鸡毛当令箭,在这指使人做事?”

我挂掉手机,“这就是靠脸吃饭和靠本事吃饭的区别。”

“你!”周霖气得眼红,却在看见朝这边走来的叶寒遇时,又对我说,“靠本事吃饭的,不过是抓不住男人心的可怜虫而已!”

我不理她,目光看向缓缓走来的男人。

比起刚刚在门口的遥遥一眼。此刻看他,他的每一分表情变化都如同高清视频一帧帧投影在我眼中。

从他乍见我时的诧异,到此刻盯着我胸前的工作铭牌时的冰冷。我知道,他又生气了。

他之前警告过我,不许接近沈邢。而我现在不仅没有做到,反而去了沈邢公司上班。

就在我要解释时,周霖抢先扑进他的怀里,撒娇说,“寒遇,你看看她!她不

满意你带我过来,仗着有沈邢给她撑腰,联合趣萤保安坑我,赶我走!”

娇软的声音,在颠倒黑白时还不忘抹黑我和沈邢的关系,真是令人恶心的不行。

偏偏就有男人吃这一套。

我看着叶寒遇因为她的话,眉目陇聚一层戾气,命令道,“道歉。”

我不理他。

他不耐的冷声重复,“道歉。别让我说第三遍。”

我双手环抱自己,冷冷挑衅,“凭什么?”

叶寒遇冷笑,“凭我是趣萤的最大客户。我不喜欢看见你,会倒胃口。”

他不止说说而已,他甚至已打电话,让保安过来把我赶出去!

保安认出我是趣萤的员工,给我留了几分面子,让我自己走。

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我。委屈和愤怒的情绪一下子席卷我而来。

明明是我领过证的丈夫,此刻却当着所有人的面,为了别的女人给我这样的难堪。

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抬眼看向保安,“我要的监控视频呢?”

保安一脸心虚,“坏了……”

这么巧?

给监控室下令,周霖没那个时间,也没那个权利。

我失望地看向叶寒遇,心脏像被最信任的人扎了一刀,冷的发抖。

我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不分青红皂白地维护周霖,只能冷眼看着他给周霖擦眼泪,细语温柔地让她先去休息室,等服务员给她送套新礼服后,换下脏了的衣服。

事已至此,强留下去已无意义。

我转身往外走,手机却在这时突然响了。是老爷子打过来的,喊我立刻回去。

没有迟疑,我挂掉电话后离开了宴会。

此时,已是晚上十点多。街上出租车少的可怜,一辆白色保时捷朝我极速开来,在最后几秒的时间停刹在我的面前。

不看车牌,我也知道是叶寒遇的车。

只是他此时不是应该陪着周霖吗?

我皱眉疑惑,看见车窗下降,露出一张讳莫如深的脸,轻描淡写地说,“上车。”

刚刚还在宴厅里为了周霖羞辱我,现在又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在他眼里,我到底算什么?

我忍住眼睛里的酸意,吸了吸鼻子,直接无视他的话,绕过车身,朝前面的路口走去。

保时捷再次启动,拦停在我跟前。

他目光冷冽,饱含警告,“一起回去,是爷爷的意思。”

我愣了愣,虽然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,还是老老实实上车。

坐上车后,我按不住好奇心,“你知道老爷子这么晚喊我去是为了什么吗?”

叶寒遇不理我。我讨了个没趣,也就不多话。

一路上沉默很久,久到我都打瞌睡了,叶寒遇突然开口,“不管你去趣萤上班的目的是什么,立马辞职!”

我一下子惊醒,瞪大眼,“什么?”

“叶氏和趣萤的合作很频繁。而我不想再看见你。”

只因为他厌恶,就要我放弃工作?

我咬唇,“趣萤在国内所有景观设计公司里数一数二。我在那,进步的空间能最大化。”

“那是你的事!”他冷漠得不近人情。

我垂下眼睑,失望的情绪一下子堵在心口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

我的沉默,他一点也不在意,只会继续往我心上捅刀,“别再费那么多心机。今晚这样的事,我不希望再看见。”

说来说去,他不过是心疼周霖那小妖精。

怕我欺负她。

我瞪着他,“今晚是她挑的事。这话,你应该对她说!”

“你抢走属于她的婚礼,她都忍了。现在她心里不舒服,使点小性子,怎么到你这里就不能让了?”他对我的不满和不耐烦,毫不遮掩。

我恨透了他这种态度,失望问,“那种陷害别人的行为,在你眼里只是使小性子?”

握紧方向盘,他眼眸冷漠,“起码,比起你这种满嘴谎言的女人要好。你叶太太的身份是怎么来,你心里有数!”

我一愣,自嘲一笑,便懒得争辩。

不相信我的人永远都是聋子,即使我解释一千遍,一万遍,他也听不进一个字。

到叶家时,叶淮和叶父叶母都已聚在客厅里等我们,气氛十分凝重严肃。

我心蓦然一慌,还没有问清什么情况,叶母已一步冲到我面前,

甩了我一巴掌,咬牙切齿问,“贱人,你还真有脸回来?你是把我们叶家人都当傻子了吗?”

“妈,有话好好说。”叶寒遇皱眉,不认同地挡在我身前。

我嘴里的血腥味蔓延开,下意识看向喊我回来的叶淮。

此时他脸上没了往日里对我的和蔼,拿起杯子朝我脚前砸了过来,“我问你,你真怀孕了?”

在瓷器炸裂声中,叶淮的语气沉得令人胆颤。

电光石火间,我脑子里闪过许多念头,最后在叶淮审视的目光下,险些腿软倒地。

我像个罪人,低头半晌,才敢轻轻说句,“对不起……”

“对不起?现在说对不起,有什么用?”叶母气急败坏,手再次高举起,朝我打来,却被叶寒遇拦住。

她瞪圆了眼,尖锐道,“寒遇,你没事吧?你忘了爷爷那一鞭子,你疼了几天?现在竟然还维护这个贱人?”

“不管怎么样,她已经是我的妻子。我们夫妻的事,自己会解决。”他把我护在身后,一派顶天立地的风采。

我从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,他会挡在我前面,为我遮风避雨

我以为,他的后背只属于周霖。

这一瞬间,我百味交杂,好似之前所有的委屈和等待都值得。

离开叶家时,叶淮意味深长地对叶寒遇说,“怎么处理,我相信你心里有数。”

叶寒遇点头,就拉着我上车。

回家后,他从冰箱拿出冰袋为我敷脸,动作轻柔。灯光下,他如画的眉目愈发显得精致。

这是我们领证后,他第一次回我们的婚房。想到他在叶家对我的维护,此刻的温柔,我就有种中六合彩般的梦幻,人和心都飘了。

“我,我自己来。”受不了心脏狂跳的刺激,我接过冰袋,自己敷脸。

他退到对面的沙发上坐下,点了根烟,沉默了几分钟后郑重开口,“我们离婚吧。”

“砰!”

手中冰袋直接砸在地板上。

直到深色木地板上浸出一滩水渍,我才缓过神,小声问,“你说什么?”

相关文章:

七个男人在她身上驰骋:儿子的几把好大

宝贝我们去卫生间做吧小说:被弄肿了腿合不拢

经典强奷系列小说:宝贝这么湿想要吗

两个黑人挺进校花体内:公车上强行被灌满浓精

把腿张开惩罚调教玩弄:我离婚后经常和父亲做

文章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