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裁的私有宝贝楼梯上做:含上胸前的柔软

2021-08-14 07:45 · 新商盟烟草

“阿……阿左?”

唐苏被陆淮左的动作吓了一大跳,他们之间的关系明明已经变得很好,她想不出他为什么会忽然对她做出这种事。

“唐苏,你骗我!”陆淮左不悦拧眉,那张被誉为“千年一遇神颜”的俊脸上暴戾丛生,如同嗜血的魔。

“阿左,我不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!”唐苏有些艰难地开口,“而且阿左,我从来都没有骗……”

“唐苏,你根本就没有得胃癌对不对?!”陆淮左生冷地将唐苏的话截断,“把我当傻子耍,看我被你骗得团团转,你是不是觉得特别有意思?!”

“阿左……”

唐苏怔愣了许久,才明白陆淮左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,她很珍惜他们之间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,她不想他们之间再有任何不必要的误会。

所以,就算是被他掐得呼吸一下都是疼,她还是吃力地为自己辩解,“阿左,我没有骗你!我真的得了胃癌!对,医生也说了,我是胃癌晚期,我没有多少时间了,阿左,在我生命最后的这段时间,我们好好相处好不好?”

“医生?呵!”

陆淮左凉笑一声,他猛地

将唐苏甩开,看她狼狈当地。

“唐苏,你的确让我刮目相看,竟然串通医生一起骗我!可惜,让你失望了,我陆淮左没那么蠢!”

“阿左,我没有串通医生骗你,我身体是真的不舒服,胃癌晚期又不是什么好事,我干嘛要拿这种病往我自己身上扣!”

唐苏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,她用力攥住陆淮左的手,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讨好,“阿左,你相信我一次好不好?”

“相信你?”陆淮左唇角笑意如刀,“唐苏,你不配!”

说完这话,陆淮左再没有半分的留恋,转身就往病房外面走去。

唐苏知道,他这次走了,她以后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他了。

她快死了,就算是与他死生不复相见,也无所谓了,可她怕他一气之下,不愿意遵守承诺救小深。

她近乎迫切地抓住他的衣角,“阿左,你答应过我的,你愿意借我钱给小深动手术。医生说小深再恢复两三天就可以动手术了,阿左,你先借我一百万好不好?”

“唐苏,你为了救那个野种,果真机关算尽、不择手段!装病这般拙劣的法子,你都能想出来!”

“阿左,小深不是野种!”

想到了什么,唐苏连忙将亲子鉴定报告拿出来,“阿左,这是亲子鉴定报告!你看看,医院都已经盖章了,你和小深是如假包换的亲父子!”

“阿左,求求你,求求你救救我们的小深好不好?”

陆淮左没有立马说话,他垂眸,视线一瞬不瞬地锁在唐苏手中的那份亲子鉴定报告上。

看着那几个鲜红的大字,陆淮左只觉得讽刺。

“确认亲生?”

唐苏使劲点头,“对,阿左,小深的确是你的亲生儿子!四年前,我没有打掉我们的孩子!我和景灏之间什么都没有,阿左,我只有你!”

“可是唐苏,这报告上面的字,我半个都不信呢!”

陆淮左声音没有半分的起伏,却薄凉到了骨子里,令人打心底里发寒。

“我只知道,四年前,你误以为我是穷小子,为了攀上景家豪门,毫不犹豫地打掉了我们的孩子!我只知道,你狠狠地将我孩子的尸体砸在我脸上,玻璃瓶碎裂,我却分不清,我脸上的,到底是我的血,还是我孩子的血!”

“我只知道,我痛不欲生,你却跟景灏在床上翻云覆雨!我只知道,你装纯讨好景灏,为了掩盖跟我在一起的事实,不惜雇凶杀人,一场车祸,我几乎变成残废!我只知道……”

“阿左,不是这样的!四年前,我会跟你分手,是被林念念……”

“唐苏,别再告诉我,你会跟我分手,是被念念逼的!你往念念身上泼脏水,只会让你更廉价!”

“唐苏,我不信你,我只信我自己的眼睛!”

唐苏刚想再说些什么,陆淮左忽地一把夺过了她手中的亲子鉴定报告。

她以为,他改变主意了,想要好好看看这份报告,谁知,下一秒,他没有半分感情地将这份报告撕碎。

“一个野种还妄图跟我攀上关系?”

“呵!”

陆淮左那双曾经让唐苏痴迷到骨子里的星眸,薄情又残忍,“唐苏,别带着你的脏东西,在这里膈应我了!”

“我有洁癖,嫌脏!”

狠狠地将撕碎的亲子鉴定报告砸在唐苏脸上,陆淮左头也不回地离开。

纷纷扬扬的碎片,从唐苏的脸上飘落,如同她那颗破碎的心,怎么都拼不回。

忽然就没有了把他追回来的力气,唐苏倚靠着墙角,她半蹲在地上,想要悄悄舔舐一下自己的伤口。

房门,忽然被推开,唐苏以为是陆淮左回来了,谁知,推门而入的人,是小深。

小深的身上还缠着绷带,他一瘸一拐走进来,小小的一只,看上去有些滑稽,也格外的令人心疼。

唐苏慌忙擦去眼角的泪水,不让自己的脆弱

暴露在小深面前,她扬起一抹笑,“小深,你怎么过来了?”

“妈妈,小深不要爸爸了,小深以后再也不要爸爸了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小深的视线一直落在地板上的纸屑上,唐苏能够清晰地看到,他眸中所有的光芒,一点点破碎,最终,彻底沉寂。

他如同梦呓一般喃喃说道,“小深不需要爸爸,不需要爸爸。”

小小少年忽地抬起脸看着唐苏,他那双幽黑的眸中,带着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坚定与认真。

“小深不要爸爸,所以妈妈,以后别再让他欺负你了。看到你难过,小深会心疼。”

唐苏再也控制不住,她的眼泪,啪嗒一声就掉了下来。

一个三岁半的孩子,尚且懂得心疼她,她的阿左,怎么就只会让她疼呢!

唐苏知道,小深内心深处对父爱的渴求有多重,她刚想说句话安慰他一下,就听到他声音哽咽着问道,“妈妈,你真的得了胃癌晚期吗?”

唐苏心中咯噔一下,她是万万不想让她得病的事情被小深知道的,以免影响接下来他手术的效果。

她故作轻快地捏了下小深的小脸,“小深,刚才我和阿左说的话,你都听到了对不对?”

见小深点头,唐苏接着轻笑着说道,“傻小深,妈妈刚刚是骗他的。你也经常看电视剧,现在电视剧上,女生不都是喜欢装可怜么,妈妈也想装一下可怜,好让他回心转意。可惜妈妈失败了。”

“妈妈,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小深不管多聪明,毕竟只是三岁半的孩子,还不明白大人的弯弯绕绕。

唐苏揉了下小脑袋,“当然是真的!说谎可是要长长鼻子的,妈妈最爱美了,才不要长长鼻子呢!”

“小深,你放心,妈妈健康着呢,妈妈还要看我的小深长成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呢!”

病房的大门忽然被推开,陆淮左进门,拿了落在桌子上的车钥匙,就一身枯寒地离去。

他转身的刹那,冲着唐苏讥诮地勾了勾唇,眉间眼底,都是不加掩饰的嘲讽,显然,刚刚唐苏安慰小深的谎言他都听到了。

唐苏苦涩地垂下眼睑,想到小深还在,她又恢复了阳光灿烂的模样。

谁知,原本安静地依偎在他怀中的小深,却忽而变得激动无比,他如同一只愤怒的小兽,猛地往陆淮左身上冲去,还狠狠地咬住了他的手腕。

“坏人!你欺负我妈妈!你是坏人!”

小深几乎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咬他,眨眼之间,陆淮左的手腕上就渗出了血丝。

唐苏生怕陆淮左会伤害小深,她连忙上前,就要把小深拉开,陆淮左的动作比她更快,她还没有触碰到他们,小深的身体,就被他狠狠甩出。

看到小深小小的一只如同被摔碎的瓷娃娃一般蜷缩在地上,唐苏心疼得仿佛被无数把钝刀凌迟。

陆淮左的眸中,却没有半分的怜悯,他居高临下地看了小深一眼,嫌恶又不屑,“自不量力!”

“小深!”

看到小深缠在腿上的绷带上又渗出了血,唐苏顾不上跟已经出门的陆淮左理论,她用力将他抱进怀中,一边疯狂地按铃,一边大喊,“医生!”

伤口重新裂开,真的很疼很疼,小深疼得额上都渗出了细密的汗珠,但他却咬着牙不让自己痛呼出声。

他怕他最爱的妈妈会难过。

“妈妈,别哭!”

小深伸出绑着绷带的小手,他有些笨拙地擦去唐苏眼角的泪水,“小深不疼!真的,撒谎会长长鼻子的,小深没有撒谎!小深一点儿都不疼!”

听了小深这话,唐苏眼泪掉得更凶了一些,小深手忙脚乱地继续给她擦眼泪,“妈妈,对不起,都是小深不好,小深保护不了妈妈,还总是给妈妈惹麻烦。”

唐苏仓惶别过脸去,不让小深看到她那泛滥成灾的眼泪。

她的小深怎么会不好呢!

她的小深最好了!

所以,就算是她被抽筋剥骨,在她死之前,她也要筹到一百万,给小深动手术!

林念念装病的这几天坐立不安。

她从手下心腹的口中,听说了一件大事。

被医生判定为植物人的苏茶茶,在被神医叶唯针灸过几次后,醒了一次。

虽然只有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但只要醒一次,肯定还会有第二次。

而且,苏茶茶醒来的这一次,还说了一句话。

“不要伤害唐苏。”

所以,宠妻狂魔林霄,就算是恨不能将唐苏千刀万剐,还是依了苏茶茶的话,没有将唐苏送回监狱。

想到苏茶茶再次醒来后,可能会将真相和盘托出,林念念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,发际线都后移了快一厘米。

她觉得她必须得做点儿什么。

平日里,林霄几乎寸步不离地守在苏茶茶的病床前,她根本就没有机会对她下手,今天,林家发生了一件大事,林霄必须得过去,正是她动手的大好时机。

林念念觉得,就连老天,都在帮她,她过去的时候,照顾苏茶茶的那两位护工,竟然也不在病房。

医生说过,必须要保护好苏茶茶脸上的氧气罩,若是离开了氧气罩,她必死无疑。

林念念快速走到苏茶茶的床边,只要拔掉她脸上的氧气罩,她就彻底死了,那些见不得光的秘密,也会永远掩埋在尘埃里!

林念念伸出手,刚要拔掉苏茶茶脸上的氧气罩,她就注意到,病房里面,竟然有好多个闪耀着红光的摄像头。

林念念手一僵,她聪明地扶了下苏茶茶脸上的氧气罩,那样,就算是被拍到了,大家也不会觉得她是想要害人,而是体贴地想要为她的母亲整理一下氧气罩。

“妈,对不起,都怪我不好,要不是我无能,你也不会让唐苏害成这样!”

林念念抓着唐苏的手,装模作样地在她面前抹了几下眼睛,“妈,你快点儿醒来吧!你若是有什么好歹,我永远都不会原谅我自己!妈,你早点儿醒来好不好?”

林念念说这话的时候,清晰地感觉到苏茶茶的手指动了动,她心中大骇,幸好病床上的人,并没有真的睁开眼睛。

她知道,距离苏茶茶醒来不会远了,她必须得赶快想出办法,让这个世上,再无苏茶茶!

林念念向来聪明,她很快就想出了办法。

唐苏。

她知道唐苏现在有多需要钱,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只要她对她许以重金,她为了救唐言深,根本就没有别的选择!

回到自己病房后,林念念就拨通了唐苏的电话。

她的声音,带着施恩一般的高高在上。

“唐苏,我们做个交易吧!”

“林念念,你又想搞什么鬼?!”

“唐苏,我知道你现在很缺钱,你想要一百万,给唐言深做手术。我能给你一百万,还能给你请到国外最好的专家,我保证,能够让唐言深彻底恢复健康!”

见唐苏不开口拒绝,她知道,她是心动了。她再接再厉地说道,“只要你拔掉我亲妈苏茶茶的氧气罩,我就救唐言深!唐苏,这是你让他活下去最后的机会了,你是要唐言深死呢,还是让我妈死?!”

相关文章:

甘蔗林的的公,为缓解儿子压力 母亲

别急妈让你弄个够:下面一整天都塞着震动

宝贝想你了想要:新娘被伴郎不停的要小说

你慢点轻点别在教室:好紧 好湿 硬的不行

哇局长太大了我不要了,老汉玩小嫩苞小说

文章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