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:和两个女的一起玩3

2021-08-14 07:46 · 新商盟烟草

三楼,是这间酒吧的办公区域,这里的环境瞬间安静了很多。

走廊上赵东一面迎着叶轩,一面给他讲这余先生的历史。

原来这位余先生,名叫余庆,是江州市有名的地下拳王,在地下的拳王争霸赛上,他曾经亲手用肉拳打死过一个对手,从此在这行扬名。

谢永坤之所以能干出这么大的事业,也是因为有这些帮手的坐镇,要不然他不会有这么大的底气。

如今有人冒名上来找死,谢永坤见都不会见,而是直接交给余庆处理。

可见这位拳王余庆,对于谢永坤来说多么重要。

以余庆的实力,一般很少有人找上门来。

而如今,叶轩就亲自找上门来了。

两人刚走到三楼的一个豪华房间门口,旁边却冲过来了一个人。

“两位来到总经理办公室有事吗?”

叶轩撇头看去,原来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,穿得端庄得体,显然是这里的高管。

“王经理,好久不见啊。我们来找余先生有点事。”

原来赵东认识此人。

“东哥啊,余先生今天不见客。”

呱噔。

经理才刚说完,这门却被一角踹开了,叶轩二话不说走了进去。

“哎,你特么谁啊?给我出来。”

王经理瞬间急了,从业这么久以来,没见过这么蛮横的人,也就懒得跟他讲礼貌了,冲进去便要拽叶轩出来。

他手刚搭上去,叶轩轻手一抖,王经理立马被震开半米之外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“我去……”

他心头一懵,感情这哥们是来找事的?赶忙拿出了对讲机。

“叫几个人上来!”

“王经理,王经理,别别别。”

赵东额头冷汗直流,这才刚刚踏进门口,便感觉事情可能不好收拾了。

而叶轩已经大步跨了进去。

从房间走廊转角过去,便是一个大的包间,里面只坐着一个人。

此人面色发黑,剃着寸头,身材消瘦,轮廓特别分明,脖子上还纹着一只蝎子,此人便是余庆。

刚才门口发生的一切,他已经有所耳闻,不过却没有丝毫惊慌。

“你找我?”

余庆面带一丝神秘的微笑,完全没有一点战斗的准备。

叶轩直接拉了张沙发椅坐了下来。

“我不找你。我找谢永坤!”

“你敢直呼我们老板的名讳,你找死啊。”

王经理又冲了过去,但还是被一脚揣在了地上。

此时,门口冲进来好几个拿着钢管的人,王经理忙大喊:

“给我打死,就地打死!”

“慢着!”

这几个保安正准备冲上去,却被余庆伸手拦截了。

他刚才也留意了一下叶轩,此人绝非等闲之辈,不是几个保安能

打发得了的。

“你们出去!”

余庆的一句话,让这些保安们不假思索地退了出去。

“不知这位小兄弟,找我们谢老板有什么事?”

余庆一边走过来,一边活动活动筋骨,扭了扭脖子。

咔咔咔几声,吓得赵东是冷不丁打了几个寒颤。

他虽然在旧城区称王称霸,但毕竟是地痞流氓,在这种受过专业训练的拳王面前,不值一提,何况现在在人家的地盘上。

自己和叶轩单枪匹马闯入,岂能不怕。

叶轩冷眼看了下余庆,他的身手在普通人里来说,算是不错的,不过还入不了他的眼。

“不想死的话,就叫他出来!”

叶轩只是冷冷说了这么一句话,余庆早就受不了了。

“你未免太过目中无人,谢永坤是我大哥,我为他效力,你自然得先过我这关!”

“你可想清楚了!”

叶轩动都没动一下,甚至连看都没看余庆一眼。

这对一个打手来说,是最大的羞辱。

“找死!”

蹭地一声,余庆一脚已经踹了过来,随即拳头并进,从空中以碾压之态攻来。

怦愣!

这一拳一脚齐力并进,如果是一个普通人在此,非得发生那次拳王争霸赛的惨案。

然而叶轩仍然没有任何风吹草动,甚至闲余庆出手太慢。

等他扑来时,叶轩只

是猛然站了起来。

手在空中划了一下。

霎时间,余庆整个人从空中倒下。

轰轰!

就像一块钢板砸在了地面上,震得现场人也随即颤抖。

“既然你是个打手,这种死法,应该没有羞辱你了。”

叶轩收回手时,余庆正在地上抽搐,却也不过两秒,便僵硬当场,连一句遗言都没留下。

“余先生!”

王经理瞬间面瘫,都不会思考了,眼前的场景,他万万没有想到的。

余庆,那可是江州拳王级的打手,是谢永坤最器重的人,那是在地下拳王赛时用肉拳打死过人的。

怎么会还没出手,就死了?

这,这不科学!

而此时,叶轩又坐了下去。

“还不叫谢永坤!”

他只是冷冷说了这么一句,王经理这才反应过来,浑身就像得了帕金森一样抖得不行,不自觉倚着门出去了。

王经理风尘仆仆赶出来,直奔酒吧的顶楼办公室而去。

来到门口,敲了门。

“进来。”

得到允许之后,这才开门进去。

顶层的这间办公室,要简约很多,整体都以灰白色为主,看起来很透明。

大大的办公室里面,只有沙发上坐着两个人。

那个穿着西装叼着雪茄翘着二郎腿的男子,就是谢永坤,他虽然穿着正装,但看上去就有一种不怒自威的邪气。

谢永坤旁边还坐着一个男子,此人大约30岁左右,正襟危坐,身材不算魁梧,但看上去与谢永坤截然不同,宽松的衣服上还绣着“华兴武馆”四个大字。

此人正是华兴武馆的大弟子,许恒生。

两人此时似乎正在交谈着什么,见有人进来,便暂停了。

王经理赶紧小跑了过去。

“谢老板,大事不好了。”

“什么事这么慌张?没看我在跟许先生谈事情吗?”

王经理的闯入,让谢永坤略有不爽。

这样的会所,每天都会发生各种打架斗殴的事情,这样的事,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谢永坤都已经习惯了。

如果他没别的事,有时候甚至会亲自出面调停。

那些人见了他的面,没有敢不给面子的。

只是今天他实在抽不出时间,因为他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,在此秘密交谈。

所以他也只是随便敷衍了一句,又连忙带着笑意冲旁边的人道:

“恒生兄见笑了,会所经常出这种事。稍等一下。”

王经理礼貌性冲许恒生笑了笑,赶紧走到谢永坤身边,小心垂耳道:“老板,那小子闹到门口来了。”

“不是让余先生去处理了吗?”

“余,余先生他……”

王经理的脸色让谢永坤感觉有些不对。

“余先生怎么了?”

“他被那人,一掌打死了!”

“什么?”

听到这,谢永坤的手指微微抖了一下,雪茄的烟灰掉落下来。

“这不可能啊!”

余庆可是他花了一百万请的私人保镖,那是他手下最得力的帮手,好几个场子都靠他震着。

这样一个纵横江州地下拳赛好多年的冠军选手,怎么会被人一掌打死呢?

“是真是假?”

“我亲眼所见,千真万确,他点名道姓让您亲自过去。”

谢永坤猛吸了一口雪茄,并未说话。

旁边的许恒生却说话了。

“在这闹事?那小子是不知死活了,谢老板,我去会会他。”

“恒生兄,州林会武的事,还需劳烦您,眼下这件事情,就不劳您亲自费心了吧。我亲自过去会会他。”

谢永坤徐徐站了起来。

他知道能一掌打死余庆的人,在江州来说,那绝非等闲之辈,平常的打手根本不是他的对手。

而谢永坤虽然是地下大佬,但他的那点武功,在武馆的人面前,只能算是花拳绣腿,他之所以说出这句话,也是在试探华兴武馆的许恒生。

毕竟现在在他眼皮子底下发生这样的事,是个武者都会忍不了。

“还是我和您一起去吧。”

许恒生身为武者,这样的事情,自然是不能不上的,这也正是在谢永坤面前露一手的好机会。

“既然如此,最好不过了。”

事不宜迟,谢永坤等人立马来到了楼下的总经理办公室。

这个时候的他,身后已经跟了很多人,因为他实在摸不清对方的底,虽然有武馆的大弟子在,他也需要给自己留空间,至少在气势上不能输。

几人冲进办公室,只见那个年轻人泰然自若地坐在沙发上,一会儿品品茶,一会儿吃点水果。

而地上的余庆,早已经没有呼吸了,甚至已经凉了。

看到这幅场景,谢永坤强忍着愤怒走了进去,来到余庆身边,发现他的惨状特别渗人。

“收拾一下。”

现场立马来两个人,将余庆抬了出去。

“你就是谢永坤!”

虽然来的人很多,但叶轩一眼就认出了谢永坤,毕竟老大的气场,与常人不同。

谢永坤抬头怒目着叶轩,但瞬间却又挤出了一丝难以琢磨的笑容。

“这位小兄弟。有点狂了啊。但不知,这一切是为了什么?”

谢永坤一边邀请许恒生坐下,一边自己找了张沙发。

“你这老大怎么当的,自己做了什么不清楚吗?非得死到临头才知道厉害!”

“你!看来,你是来找死的咯?”

谢永坤本来想跟他好好说话,没想到眼前的年轻人口气还真不小。

这时,旁边的许恒生发话了。

“让我来会一会这位小兄弟。”

谢永坤放下雪茄,忙转过头去。

“有劳了!”

本来他心里是有点虚的,但现在华兴武馆的许恒生愿意出手,他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。

许恒生,那是华兴武馆馆长杨云庭的首席大弟子,年仅30岁便初步突破了外劲小成的境界,是这个年纪的武者中,难得的天才。

他年轻时便已打遍江州无敌手,深得师傅看好,而且还和师傅一起将原本逐渐没落的华兴武馆的名号传扬到省外。

所以,许恒生的名号,在江州的武道来说,是令人悚然的。

谢永坤这次请他来,就是想请他去会一次武,因为他自己碰到了一个更大的麻烦,但没想到的是,祸不单行,本来谈的好好的,现在又闯来一个人,直接杀了余庆。

可见眼前的这个人不是一般人。

不过就算他再能打,那也仅限于打手的圈子,而面对江州武道的翘楚,显然不在一个层次。

许恒生这次出手,就是要给叶轩一个教训,也顺便让谢永坤见识见识华兴武馆的威风。

“在下华兴武馆许恒生,敢问阁下是?”

许恒生报上名号之后,现场的其他打手都是肃然起敬,脸上带了几分尊敬的神色。

“许恒生!”

赵东的眼神也流露出一丝崇拜,华兴武馆,那是整个江州武道的荣耀,而许恒生,就是他心中的偶像。

然而,叶轩却并未正眼瞧他。

“无门无派!”

他只是轻口回了一句,继而慢慢拨开一根香蕉咬了一口。

“我许恒生手下,不杀无名之人。”

“呵呵,你也得有这本事才行!”

“放肆!”

许恒生还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,已然不跟他废话,摆出了一个挑战的姿势,却发现叶轩仍然坐在沙发上,一点反应都没有,毫无准备迎战的姿态。

“你什么意思?难道准备坐着接受挑战?”

“不行吗?”

叶轩顿了顿,一脸茫然。

但他的回答,却让现场所有人大跌眼镜,在江州,还没有谁敢如此轻蔑华兴武馆的许恒生,这样的结果,可能会死的很难看。

“你……欺人太甚!”

许恒生刚才还只是想教训教训这无知小儿。而现在,他已经有了杀意。

他双手喷张,形成爪牙之状,两脚一前一后摆出了一个如同螳螂的姿势。

“七道旋风?!”

谢永坤一时肃然起敬,许恒生摆出的招式,不就是华兴武馆的独门绝技,七道旋风吗?

当年,许恒生就是凭借这招,扬名天下的。

“我今天算是有幸见到了。看来,那小子死期到了!”

许恒生一个扑势跳跃,左脚抖空而起,在空中轮番转换,形成一道旋风,直袭向叶轩。

然而,叶轩却仍然面不改色,根本没有要站起来的架势,只是轻轻咬了一口香蕉,然后将香蕉皮扔了出去。

扑通!

许恒生的右脚一个落地,正好踩在香蕉皮上。

一下子他整个人朝前扑去,猛然摔在叶轩面前,甚至连地板都被震出了一条裂缝。

看似无懈可击的七道旋风,却瞬间败在了一块香蕉皮上。

“额!”

“我去!什么鬼!”

现场一片惊叹。

所有人傻眼了,谢永坤更是一脸蒙圈,许恒生可是华兴武馆青年武者的代表人物,七道旋风,更是华兴武馆的独门绝技。

却抵不过一块香蕉皮?

“这个……”

“原谅我没忍住!”

站在一边的赵东,忍不住捂嘴笑了起来,许恒生在他心中的形象,瞬间跌落。

“居然,打败了许恒生!”

一时间,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叶轩身上,但叶轩却并没有看他们一眼。

而地上趴着的许恒生早已没有脸抬起头来了。

刚才那一招,他已经使尽了七成的功力,就算不能把叶轩打死,至少也会让他残废。

没想到对方不但没有丝毫损伤,而自己却落成这样的下场,而且还是被一块香蕉皮所致。

这简直是个笑话。

相关文章:

甘蔗林的的公,为缓解儿子压力 母亲

别急妈让你弄个够:下面一整天都塞着震动

宝贝想你了想要:新娘被伴郎不停的要小说

你慢点轻点别在教室:好紧 好湿 硬的不行

哇局长太大了我不要了,老汉玩小嫩苞小说

文章标签